广汽瘦身涅槃人事结构双变动欲谋大发展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7-31 02:35

广汽集团董事长张房有“2013年将是广汽集团凤凰涅槃的开始”的话音还未落地, 广汽集团有史以来最大的人事变动方案就已经推至众人面前。

伴随着6月3日晚公告的发布,广汽集团(以下简称“广汽”)人事调整变动正式拉开:成立由18位高管组成的执行委员会,集团副总经理由原来的9位缩减至3位。在这份涉及集团高管位置变动名单公开一天之后,关于旗下合资公司的人事调整名单便在6月4日公布,多达15名高管的职位变动再次引起业内关注。

此外,广汽内部知情人士透露,广汽的母公司广州汽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汽工业集团”)将被撤销,广汽股份董事会秘书卢飒也确认了上述说法,称“广汽工业集团将只保留董事会、财务、审计等职能”。这意味着广汽的结构调整也拉开了帷幕。

集团副总全面让位、少壮派上位、精简机构、加强集中管理等关键词使得广汽此次调整颇有脱胎换骨的意味。但这次酝酿许久的变革是否真的能令广汽涅槃?

人事巨变

广汽人事换防的消息早在年初就开始流传。6月3日,持续发酵的广汽高层大规模人事调整正式通过了董事会的决议。

近日,广汽正式发布公告称,决定免去袁仲荣常务副总经理的职务,免去黄向东、吴松、刘伟、区永坚及陈茂善的副总经理职务。同时,聘任冯兴亚担任公司常务副总经理,聘任付守杰、张青松担任公司副总经理。

次日,广州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第三届董事会第20次会议决议,全票通过了《关于聘任广州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执行委员会成员的议案》,组成包括广汽集团总经理曾庆洪在内的18人广州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执行委员会。

据了解,执行委员会一般有隶属于董事会之下的董事会执行委员会,或隶属于股东大会之下的股东大会执行委员会,亦有经理层执行委员会。证券分析师曹鹤分析称:“广汽的执行委员会在全称上来看属集团的执行委员会,具体实际职责是整合整个集团结构和大规模人事调动和任免的最高决策机构。”

副总级别的领导减员、广汽集团旗下合资企业中方高管将不再兼任广汽高管职务,在一定程度上显示了集团管理正由昔日的扁平化转向垂直化。“垂直化管理无疑将增强决策效率,有利于各自做好做精自己的板块,并在集团清晰的指挥棒下更快地推进各项事业。”长期关注广汽的分析人士如此评价。

值得关注的是,此轮调整中,广汽集团董事长张房有和总经理曾庆洪的职位均无变动。而来自广州国资委的张青松则担任广汽集团副总经理。针对上述种种“变与不变”,广汽回应此次人事调整的原因为“为适应外部竞争环境的变化以及广汽自身产业升级、业务扩张和可持续发展的需要”。

此次人事变动是否仍有余震?广汽内部人士透露,“大头(高层)基本上该动的都动过了,再动也只是内部人员合理的顺次晋升了。这次人事调整还需履行有关程序后生效,预计交接工作将在本月完成。”

至此,这场被冠以“迄今为止中国汽车界最密集高层换防”的人事调整尘埃落定。

精简结构

就在外界把眼光都集中在人事调整之际,广汽的治理架构也发生了巨大变化。“人事调整只是广汽变革大方案中的一部分,同时进行的还有理顺组织架构,预计将在8月底完成。”上述广汽知情人士透露。

本报记者获悉,广汽集团及其母公司广汽工业集团的内部组织架构将同时进行大幅调整。未来,广汽工业集团可能并入广州市国资委的资产管理平台,只保留董事会、财务、审计等职能,届时广汽工业集团或将被撤销。广汽工业集团目前旗下资产,包括广州广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广州摩托集团有限公司、广汽集团(香港)有限公司等,这些资产将会通过股权划转方式剥离出广汽工业集团。

这一切都源于精简机构的需要。广州市国资委100%控股广汽工业集团,广汽工业集团以58.81%的股权控股广汽集团。汽车分析师赵宇分析表示,“广汽工业集团的一些部门和业务与广汽集团完全重合,从管理效率方面考虑,广汽工业集团并没有存在的必要。此外,如果广汽工业集团并入广州市国资委的控股平台,则意味着广州市国资委对广汽集团的监管、决策流程也得到了优化。”此前上汽集团(600104.SH)也是实施类似的调整之后实现了与上海市国资委的直接对接,与广汽集团此次“动手术”的思路如出一辙。

值得注意的是,广汽集团总部增设了研究部、国际业务部、技术与信息化部、资产管理部和培训中心(分支机构)。在职能定位和部门的设置上,这样的变化体现强化了集团总部在战略规划、投资管理、资本运营、风险管控、人才管理及服务协调等方面的核心职能。对于这一治理架构上的变化,广汽股份董事会秘书卢飒予以了确认。

背后意图

人事、组织架构以及合资伙伴的变革都是广汽希望实现的新变化,而这背后的原因既有来自地方政府的推动,也有企业内部自身的需求。

此次广汽大范围的调整,有很大一部分推力来自于广州市国资委国资监管模式的变革。日前,广州市国资委下属企业都在进行大规模的人事变化和结构调整。作为旗下头号中资企业,广汽首当其冲。

更为关键的是,从广汽本身的发展诉求来说,改革势在必行。近年来业绩大滑坡给广汽敲响了警钟,在“不进则退”的激烈竞争中,广汽必须要做出改变。

广汽集团此前发布的2012年财报显示,该集团连同合营企业及联营企业共同实现营业收入约1477.04亿元,同比下降约6.35%,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约为11.34亿元,下降约为73.46%。这与根据广汽此前公布的“十二五”规划中,“到2015年汽车产能达300万辆,销售收入达4000亿元,进入国内汽车业第一阵营”的目标相去甚远。

“建立一个更高效、快速反应的机制也是此次变革的关键。”汽车分析师贾新光告诉记者。此前,广汽旗下合资公司广丰、广本受“钓鱼岛事件”影响,陷入非常被动的局面,广汽意识到了建立快速反应机制的重要性。

这一点可以从设立集团执行委员会的举动中看出。集团执行委员会作为高于其他机构和部门的最高机构,未来将负责整合和执行整个集团结构和大规模人事调动和任免,大大提高了决策的效率。而在接下来的改革方案中,广汽将会采取“决策前移”的思路,让各部门的决策更加及时有效,贴近终端市场。这样的调整,也将令广汽的决策反应更加及时、有效。

此外,盘子日益做大的广汽对管理团队提出了新的要求,年轻化是此次高管层面人事调整的核心诉求之一。调整后,广汽集团“少壮派”高管开始独立执掌门户。集团副总经理中的冯兴亚、付守杰、张青松几乎都是60后,少帅冯兴亚则是“准70后”(生于1969年8月),高层平均年龄降低。

虽然此次广汽调整的动作前所未有的大,但仍有广汽内部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透露出担忧,“高层调整的确能解决一些问题,但解决不了根本原因。问题的根源在中层,这几年的折腾,广汽旗下各企业的核心中层被掏空了。新上任领导的用人理念将直接关系到广汽的未来。”

谋求更大发展的广汽能否顺利涅槃?目前看来,仍充满未知。

(实习记者金雪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永久链接:http://edu.vsiq.cn/m/r/15452882.htm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