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油税应无理由再延后了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8-18 23:18

反反复复议论了十余年的燃油税改革,近日竟有了动真格的迹象。

早前的报道是,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长韩文科18日表示:“开征燃油税应该是快了,但具体时间还不知道。” 一天后,韩文科做出了澄清称,他并没有说过燃油税马上推出的话,但的确认为燃油税的推出应该是快了,不过具体推出时间还要看有关部门的决策。

官方的消息很快也出来了,国家发改委昨天透露,发改委、财政部、交通部等部门近日联合召开了座谈会,就完善国内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适当降低成品油价格,同步取消六项收费,撤销政府还贷二级以下公路收费站点,实施燃油税费改革等问题,听取了地方政府和价格、财政、交通部门的意见。据悉,拟同步取消的六项收费分别是:公路养路费、航道养护费、公路运输管理费、公路客货运附加费、水路运输管理费和水运客货运附加费。

燃油税改革似已箭在弦上。

目前综合媒体各方报道显示,酝酿中的燃油税开征方案中,已经基本确定由地方国税部门征收,进入中央国库,然后中央政府通过转移支付的方式返还给地方,从而更好平衡中央地方、地方与地方之间的利益关系。值得一提的是,过路费、过桥费也有可能最终没有进入燃油税“费改税”范围之中。

燃油税改革,绝对称得上是车界的老生常谈。

开征燃油税早在1994年税改时就被提出,又在1999年第一次修正《公路法》时,首次将“国家采用依法征税的办法筹集公路养护资金”写入法律。此后,每每舆论呼吁取消养路费、开征燃油税,得到的总是“时机尚不成熟”之类的回应,然后就是“择机出台”、“适时实施”的许诺。

此后每年的全国“两会”都有代表委员递交提案,每年都有财政部、发改委的官员出面对燃油税改革进行一番解释。大概是从5年前开始,国际油价持续走高,于是相关人员用油价当理由,摆出开征燃油税的种种困难,于是燃油税改革就这样一拖再拖。事实上,有关燃油税出台的各方面征管准备、实施条例等,甚至早在7年前就已准备完毕。

耐人寻味的是,开征燃油税究竟需要怎样一个“合适的时机”呢?如果只从油价和CPI的合适水平考虑,那么,眼下无疑就是出台燃油税的绝佳时机。目前我国的CPI已经降到了5%左右,而国际油价也跌到80美元以内,此时不出台燃油税将更待何时?

事实上,在过去的时间里,像眼下这样开征燃油税的“绝佳时机”,已经多次出现过,只不过都一一错过了。换句话说,燃油税之所以一再搁浅,最缺的是“人和”——既得利益者的阻挠。

燃油税涉及到国家众多相关部门的利益协调,其实就是把该落到交通部门口袋里的钱(养路费),转到了财政部门的口袋里,另外还有数以十万计的每天在高速公路上设卡收费的人员的转业安置问题。一个是钱的重新分配,一个是人员的重新安置。

虽然困难重重,但笔者认为,燃油税的开征还应该是一个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宜动不宜拖、宜重视不宜轻视的大事情。因为道理很明显,把油费和养路费分开来收,就是纵容大排量车的发展,就是每天开300公里和开30公里交同样的钱,就是在人为地制造城市交通堵塞,就是在任由汽车尾气对环境的污染,就是让人们对使用资源没有自觉约束。

两厢一比较,很明显“钱落到谁的口袋、十余万人如何安置”是小事,而“中国13亿人口、资源压力的逼迫,以及环境保护的巨大成本”则是大事。

站在汽车产业的角度上,燃油税开征后,必将对产业影响深远,对那些大油耗车如目前市场上很热的SUV、越野车等来说是一个不利消息;相反,对那些经济型车、低能耗车、柴油车、代用燃料车等将是一个利好消息。

各大车企未来的车型战略和新能源战略等也将因此生变。

 

本文永久链接:http://edu.vsiq.cn/m/r/15460543.htm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